宝马娱乐平台

敬佩与震撼无法形容王克勤:历史会给你荣誉

来源:大发 | 时间:2018-11-21 人气:9797
  •   对此,王克勤说,他不希望因此被关注,他觉得很不安,他更宁愿这一切不曾被发现过。

      《揭黑记者“第一人”王克勤身陷困境》一文,自11月11日刊出后,被国内外众多媒体所转载,一些重要媒体亦刊发了对此的评论。在各大网络上,王克勤的境遇也引起了广泛的讨论,仅人民网截止到23日的评论就有12页,主帖240条,跟帖44条。本报编辑部更是收到大量来稿来电,表达对王克勤境况的关注,以及捐款的意愿。

      两个星期以来,人们已经从对王克勤个人的关注上升为对整个王克勤群体的关注。《羊城晚报》发表题为“王克勤们的困境来自哪里?”的时评,在评论中发问:“担当道义为何竟要付出如此之高的代价?若听任这种情况延续,以后还会有谁敢讲真话、揭黑幕?难道做一个正义的记者就必须“奋不顾身”吗?”

      王克勤,2002年度中国传媒杰出人物,中国经济时报高级记者。中国当代著名揭黑记者,被民间形容为“中国揭黑记者第一人”,被业界称之为“中国的林肯·斯蒂芬斯(美国著名揭黑记者)”。

      近年来,他先后推出震惊海内外的《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》、《兰州证券黑市狂洗“股民”》、《公选“劣迹人”引曝黑幕》、《甘肃回收市场黑幕》等一系列揭黑性深度调查性报道。仅2001年一年在他的笔下被送进监狱的黑恶分子就达160多人。曾有黑社会组织悬赏500万元要他的人头。

      由于揭黑报道需要大量时间,影响发稿量,收入自然难以维持在相当的水平。作为一个儿子、丈夫和父亲,清贫生活使其始终在家庭责任面前深抱愧疚。他说他清楚自己是个清教徒,对新闻有着宗教式的追求,但这无法、也不应该替代他对家的爱。

      现实的情况是,妻儿的安全受到威胁,儿子为了省五角钱的公交车票而跑一站地去坐另外一路车,妻子连买普通的一件衣服都要犹豫。

      由于缺少调查经费,他无法继续进行自己的揭黑行动。他说:“这让我有一种耻辱感”,“对我来说,最大的痛苦不是个人生活的清贫,而是内心的折磨。”

      “我应该一年三百六十天奔走在路上,在民众民生中奔走,写稿子发稿子。一直这样。这样我的内心会非常快乐。我应该永远在路上。”

      以前,人们想当然地以为,王克勤应该拥有比一般记者好得多的物质条件,但当这一切被人们发现后,似乎只有敬佩和震撼二词或可描述。

      《中国青年报》发表题为“总有种力量让我们泪流”的评论,评论中说:“王克勤完全可以做一个赚钱的记者。可是他没有,在很多记者忙于走穴赶场子、出席各种典礼、跑党政机关的时候,他在赶往农村、深入农民家里,赶往最贫穷、最困难的地方———他永远在路上……他理应得到包括记者在内的社会大众的关爱和尊敬。”

      在各种论坛里,人们对王克勤的敬意,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了出来。最直接的,是希望王克勤能公布银行账号。而且类似的帖子已难以计数。

      “我们需要更多像王克勤这样的记者,募捐的时候,请人民网告诉大家,谢谢。”

      “……克勤十分感激,又十分不安……但作为一名好记者,所做的一切既是对神圣的新闻事业的热爱和尊重,亦是对正义、善良和一切真理的近乎教徒般执著追求的反映。作为一名好丈夫、好父亲,克勤亦勉力而为,为家庭,为生活,也为着一个男人的尊严,一如事业中那样,不懈不怠,一直走在自强、自励的路上。”

      “请不要再传播该方面的内容,王克勤已多次建议不要为其个人举行捐助活动。克勤不经意成了人们的焦点,然而对克勤而言,他更愿意去贴近那些生活在最底层的劳苦大众……无论面临怎样的未来,我们都会相信,克勤会带着你的祝福、我的祝福、所有正义和善良人们的祝福与期待,继续上路。”

      虽然该帖是以深圳青年作家俱乐部的名义发表的(王克勤为该俱乐部会员),但没有人会怀疑,这是王克勤的心里话。

      该帖最后表示,王克勤谢绝对其个人的救助,但鼓励为经受生活压力的调查记者设立相关的救助基金,为更多需要帮助的新闻工作者提供帮助。

      王克勤已不仅仅是王克勤本身,在人们眼里,他是有着浓厚家国情怀的正义勇士。

      人们透过王克勤,表达更宽泛的声音。那就是对正义的支持,对恶势力的深恶痛绝。

      人们希望有更多的人加入到王克勤打黑队伍中来。人们当然更希望,他们不再是焦点,而是广角镜头能辐射到的所有人。

      诸多评论认为,我们的社会缺乏“保护记者和揭发者的法律和社会机制”,因为“不怕王克勤暂时的困难,只怕我们的社会再没有这样的‘王克勤’”。

      《中国青年报》在题为“王克勤的孤独是一种危险”的评论中,比较了美国著名揭黑记者林肯·斯蒂芬斯和王克勤的际遇。林肯·斯蒂芬斯引发的“揭黑运动”激活了美国的公众舆论,促成了美国民众的“大觉醒”,相比之下,王克勤呢?

      “他发表了《北京出租车业垄断黑幕》,但北京出租车业垄断依旧;他发表了《公选“劣迹人”引曝黑幕》,换来的却是被突然开除公职。”

      因此,该文继续说,“让王克勤以及和王克勤相类似的人物处于孤独状态是危险的,因为这意味着那些被王克勤揭露过的地方,人们对已经觉察到的危险仍然置若罔闻,缺乏解决问题的行动,不仅使问题依然故我,而且还会给揭黑者带来灾难,使黑暗更加黑暗。”

      应该承认,在中国新闻界,王克勤不是惟一的,和他秉承同样信念、同样做出优秀成绩的记者,亦不乏其人。人们寄托在王克勤身上的期待,是对更多王克勤的期待。

      我们经常说不要让英雄流血又流泪,正义是我们这个社会所极其缺乏的东西,如果他们得不到保护,那将彻底失去挽救正义和公平的力量,我们口口声声呼唤的正义和公平将永远停留在口头和书面上。

      那些被揭露者不久就能恢复元气、卷土重来,这不仅仅是王克勤的悲哀,更是社会之痛。

      感谢《中国经济时报》的领导,他们用最大的能力保护了王克勤,向《中国经济时报》致敬。(记者/郝亚超实习记者/邢紫月林碧琦)

相关宝马娱乐平台信息

    无相关信息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