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不是咱俩订婚,留给你的就是留给默默的

 
  齐叔并不着急回答,威严地一一看了三人一眼,这才缓声说道:
  "让你们来,就是为了这坛酒。今天,方文、默默你们两个孩子订婚,是我和林劲的大日子,也是我的老朋友羽鸿的大日子。他早早封了这坛酒,专门就为了今天……只可惜,他这个当爹的不能和我们一起喝这坛酒……"
  齐叔感慨万千,言不能语。
  "真是好爸爸,我要是有这样的爸爸多好啊,留下封了这么多年的一坛酒!"半天,劲首先感叹起来。
  默默脸红红的,紧紧攥住文的手。
  文看着劲说:"留给我的,不就是留给你的吗?"
  "又不是咱俩订婚,留给你的就是留给默默的,留给默默的就是留给我的,我们别说了,喝吧。"劲嗅着酒香,已然按捺不住。
  齐叔这时举杯:"来,喝酒喝酒,喝了酒,你们两个孩子就是一家人了。"
  文看着默默。
  默默看着文。
  四人喝下了这杯酒。
  默默的脸色更加红润了,羞羞地看着大家,自己先笑起来。
  劲乐开了怀,连连干杯,齐叔也不免多喝了两杯。
  出得门来,齐叔美滋滋地径直去了文父母的坟前告白:
  "今年过年好啊,菊花多得不得了,好事也多得不得了,全是大事。先说……今天早上……"
  齐叔卖着关子,喝了一口酒,高兴地对着墓碑一阵笑,都笑出了声。
  "咳,真是早晨喝酒醉一天,现在我这脑袋里心里还晕乎乎的。羽鸿兄你别着急,听我慢慢讲,早上啊我们去了酒坊,喝了你给方文封的那坛酒!乐翻了吧,你?文和默默订婚了!噢,忘了给带张默默的照片,挺可爱的小丫头,就是稍稍小了点,不过也好,可以把方
文那个死哼哼的性子带一带,挺好的,真的挺好的……"
  齐叔又不说了,盯着墓碑上的照片看。
  照片似乎也在盯着他看。
  他不禁有点恍惚,摇了摇脑袋,眨了眨眼,继续说:
  "然后呢,我和方文都打算去趟上海。先说他吧,他得奖了,得了个图书馆特殊贡献奖,是图书馆得了奖,主要呢是他的功劳。看我把你的儿子带得不错吧?得到上海领奖……"
  齐叔忽然有点不知道说什么,想仰头喝酒,又有点不想喝,举杯,又放了回去。
  "我也得去趟上海……"
  齐叔起身,绕过墓碑,对着旁边的景色,静静地站了一会儿,接着说下去:
  "莹姐来了电话,她在上海。她不太敢来乌镇,我是这样想的,她好像不太敢,不过她问我可不可以去上海……我就赶紧答应下来,赶紧挂了电话,所以我一定要去上海……还有件事,我们都不知道,九零年的时候,她来过苏州。后来我一想,那不是'小钢炮'死的那
年么?我是不太喜欢这个人,就没去他的葬礼,莹姐去了……后来,她说家里有事,没来得及来乌镇,你说她那么大老远的跑来就为一个'小钢炮'的葬礼?……"
  齐叔又回到墓边,蹲下来对着墓碑上的照片,放低了声音,似乎怕旁边文的母亲的墓碑听到。
  "后来我又一想,她不是为了葬礼来的,她就是为了乌镇来的,葬礼就是借口。那时候你已经不在了,这么说她一定是为我来的……哎,你别不爱听,我们都是过来人了。你看你,身前身后都有人陪着,你看我……还好你留了个儿子陪着我……"
  墓碑上的照片无声无息。
  "好了好了,不说这个,说这个哪像过年啊?过年就得有过年样子……还有什么事没跟你说?我记得还想跟你说点什么来着,一下说岔了,给忘了,等等,我想想……"
  齐叔站起来,在墓碑边踱着步,远远地眺望着乌镇。

内容转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ron-tv.com/a/vwindeyingguanwangdizhi/2018/0516/5.html